16042014.jpg

昨日晚餐後我倒了杯喝剩的紅酒,坐在客廳沙發上預備看韓劇。抬頭望見隔著紗簾的落地窗外月色如皎。忍不住像個報馬仔似地執起酒杯走進書房,邀我家大人共賞明月。

 

「阿尼你看,今晚的夜色好美喔。月亮好大好圓。」我一邊說著一邊舉起拿著酒杯的手,直指窗外。

 

我家大人見我竟如此不經心的遙指天邊,臉上露出大吃一驚的神情,低聲問:「妳不知道嗎?」語氣裡隱隱有種朗聲說話會被月亮聽見的擔心。

 

我笑了。心想,在台灣誰不知道指月亮會被割耳朵的傳說啊。故意淘氣的反問他,「會被割耳朵嗎?」接著強辯:「我是舉杯邀明月呀。」他釋然的笑起來。

 

這就是愛吧。深怕親愛的人,傷了。病了。累了。疼了。倦了。......不是嗎?還是愛字難書,鮮少執筆寫字的新世代對愛字的定義也和從前不一樣了?

 

這些日子以來,但凡生活在這個小島上的每個人,大約都不能避免的為時事所擾。高調且惹事生非的對話,如同暴雨般灑落在原本單純靜默的城市上空。臉書上,一言不合,或群起圍剿之,或刪朋友之,終至把台灣愛成了兩半。

 

看著被撕裂成兩半的台灣,我沒辦法不悲傷。老實說,我好怕聽到人說「愛台灣」,愛來愛去愛得四分五裂。

 

深靜的夜裡,我總是不斷想起所羅門王判孩子的寓言。愛子心切的母親,眼見孩子即將被劈成兩半時,心碎的說,「孩子我不要了。」

 

於是,我轉身離開。關閉貼了許多文章照片的舊臉書。任性的躲起來。

 

我總想,如果有一天,當近日的紛擾最終都變成了往事。我親愛的朋友們終於可以平靜下來重新檢視這段時日裡的種種愛恨是非,那麼曾經充滿恨意瘋狂丟擲的粗言暴語,究竟是自己聞之亦赧顏?還是依舊能信誓旦旦無悔的堅稱,那不是恨,是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巷弄裡的小旅行

小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